三天后的洪小美在看着太阳从最高一处房顶上网络

2020/09/23

三天后的洪小美在看着太阳从最高一处房顶上跳落时,知道自己将不可能等到惊喜了。她等到的是失望,一大片一大片油菜花一样的失望。苏阳在里结结巴巴地说,小,小美,你,你你回来,你一定要回,回来!这样的话,洪小美就听出来了,听出来不可能是惊喜了。那头的结巴就说明了不只是苏阳的舌头打结,他的手和脚全打结了。

小美说好,你等着吧。

在让苏阳等着的时光里,洪小美就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,她选择坐汽车,选择坐火车,然后又选择走路。她就这样在城市间穿梭,一会儿是太阳落山时踏进一个陌生的城市,一会儿是月亮下山时走进一个陌生的城市。她对这些城市都没有期待,她只是喜欢上了一种行走,慢慢地走,从这条路走到那条路,从那条路再走到另外一条路。

发现自己在城市间走累的那天是在吃一碗面条之后。

洪小美点的这碗面条很好吃,洪小美觉得太久没有吃到这么香的面条了,这几天一直在城市间穿梭,几乎没有很正经的吃过东西,要么就是街头的羊肉串,要么就是冷饮店弄块冰激凌,好像肚子也不饿,反正就没有特别想吃的。这会儿,洪小美就尝到了这碗面条的美味,猪肝面,辣的猪肝面,很辣很辣的猪肝面。猪肝其实并没有多大的香味,还是那些红艳艳的辣椒很是诱人,在还没有吃面时,洪小美喝了一口汤,这个汤好喝得让她差点叫起来,当然,确切地说是咳,她被辣得咳了半天,脸一下子涨得通红,但今天的洪小美却发现自己就是想吃这么辣的味道。饭店里就她一个人,所以,洪小美根本没有顾忌什么样的吃法,她的筷子不停地在嘴与碗之间来回穿梭,一如这几天她在城市间穿梭一样。而且,面条的穿梭还很有力量,呼哧呼哧,吸溜吸溜。最后,同时结构不太乱或复杂容易收录。洪小美还用两只手奋力地抬起这只碗,一下子将碗扣在自己的鼻梁上。

通透,不是一般的通透!辣得够劲道!其实洪小美是不会吃辣的,但是这几天来一直不想吃,今天却只想吃辣,至于原因,连她自己也讲不清楚。

面条是吃完了,面条全部倒在肚子里时,不知是胃太累了,还是人太累了,反正洪小美感觉一下子累倒了。累倒的时候,大肚子的店老板就站在她的面前语气恶劣地说,你不要以为你是女的,就可以吃霸王餐。

这时的洪小美整张脸是通红的,她自己知道,就算不是被辣椒辣红,也一定会涨红的。她将整个包翻了个底朝天,那只红红的小钱包就是没有出来。洪小美是不相信不翼而飞那个词的,世间除了有翅膀的动物,任何东西都不会飞,所以不翼而飞在她看来就是一句废话。没了,没了是什么意思,就是没有了,怎么会没有,无非就是两种情况,一是掉了,二是被偷了。

现在自己的钱包没了,银行卡、身份证全在那个小小的钱包里。可是,到底是掉了还是被偷了,自己也不知道。眼前这只大包还好好的,没有明显的割痕,拉链也没有坏。可是如果是掉的话,怎么会就掉这个小小的钱包,记得最近的一次拿钱包就是在另一个城市的车站里,买了一根甘蔗吃,仅此而已。自己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将小钱包放进大包里了。唯一一点记不清的,就是有没有拉拉链,这一点倒真的记不清了。

反正现在钱包没了成了现实。洪小美的脸还红着,只不过她的声音变了,她的声音让人听起来有明显的鼻音,对,鼻子塞住了。我的钱包掉了,我的钱包没有了,我不会吃霸王餐,我不敢的,我不是那种人。

可是,大肚子的店老板不相信,尽管事实上就是小钱包没了。因为洪小美站起身,把手伸进一个个袋子,并将一个个袋子都全翻出来,这些口袋就像一条条白色的舌头一样,吐在那里。

但大包却还在!大肚子说,我们也只是做点小生意,我们也是穷人。要是个个像你这样的话,我们就死定了。

洪小美知道店老板的意思了,她打开包,里面有化妆品,有几个硬币,有本子,有笔,有串钥匙,还有一只照相机。当然,还有一只。

值钱的东西就只有两样,和照相机。可是一只和一只照相机的代价也太大了,这也绝不是一碗猪肝面就需要付出的代价。洪小美不想给,于是洪小美就带着哭腔说,老板,包里你也看见了,我值钱的东西也就是一只照相机和一只,照相机里面还有我公司里要用的许多工作的照片,都是有用的,所以我不能给你,而我亲朋好友的联系方式又全在我里,所以,我也不能给你。你若实在要我给钱,那就这样好了,我明天给你做一天的服务员,或者两天也可以,两天!

大肚子正要说话,旁边走过来一个瘦小的女人,头上戴了个圆圆的帽子,脸上布满了一颗又一颗的雀斑,雀斑用手肘捅了一下大肚子,然后转过头来,和颜悦色的说,可以,就做两天的服务员吧。

洪小美已经无路可走,可是就算是给这个小饭店做两天的服务员,她依然有着更难过但显然昂山素季处于劣势。昂山素季之所以愿意与军方力量合作的事情。洪小美觉得短短的几天时间里,自己像变了个人似的。至少自己想都没有想过,有一天会离家出走,更没想过,有一天会如此落魄,沦落到替人刷碗端盆的境地。

就这样真的要给人刷碗端盆吗?就这样真的做两天服务员吗?洪小美拿出,按下了苏阳的号,可是,在刚要接通苏阳的时,洪小美突然又挂掉了。知道自己离家出走,知道自己背负着很大的委屈,至少知道自己想与他在一起会很难,可是苏阳,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居然到现在一点反应也没有,居然根本无所谓自己。想到这里,洪小美收起了,然后跟老板娘说,老板娘,现在的我身无分文,我想偿还这碗猪肝面的钱,只有做服务员,这个没关系,我是不能让你们这样的小店受到损失,只是,现在的我连睡觉也没地方了。如果你们愿意的话,就让我住一个晚上。

(:李央)

忻州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一岁半孩子肚子胀气
宝宝肠绞痛用脐贴管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