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求超脱的旅途第二十六章论万人敌之势网络

2020/09/23

追求超脱的旅途 第二十六章论万人敌之势

张雅脸纠结了一下说,“你杀性好重。”

“谢谢夸奖。”云落毫不以为意。

“看你也不是以拳头说话的人,怎么行为方式这么粗暴。”

她叹了口气说着,云落沉默了一会。

他的心态变化之大,已经有些近似得权的心理膨胀,得财的爆发富,他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,他很清醒,但是他没有制止。

因为,这是他积累的情绪啊。

人受到痛苦时会惊吓、会畏惧、会逃避,但是当痛苦到一个程度时就会转化为一种以暴怒为主的负面情绪,直到意志崩溃了才迅速转变为软弱、麻木。

而云落的意志貌似好多年没崩溃过了,而他前世那一生每天都在承受的痛苦,心中的软弱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被磨干净了,到现在意志都没崩溃,积累下来的负面情绪自然是不用多说。

只是他一直没有地方可以发泄,也不敢发泄。

因为他的那种负面情绪太恐怖了,哪怕他的意志近乎非人,也不敢触及那种十几年所积累下来的负面情绪。

就如隐藏在海底深处的地底火山,谁也不知道这种暴怒有多恐怖,云落也不知道。

对于这种事最好的方式自然是疏导、释放,只是以前他不敢释放,因为一旦开了口就再也不能压住了,必须全部释放出来。

而那时候却是没有合适的情况、足够的地方让他释放,毕竟没什么事是能让他长时间发泄下去的。

总不能对着大树石头释放负面情绪把,那效率也太低下了,而要是用杀人来释放,他也不能肯定自己要杀多少人才能停下来。

要是前世用这种方式,所带来的后果连他也难以承受,所以只能一直压制,保持着自己淡然平静的心态。

见他久久没说话,张雅也不在意,就换了个话题。

“你怎么做到的,一个人做到那么强,简直……就是小说中的万人敌啊!”

说道这里张雅翻了个身,眼睛晶亮晶亮的看着他。

这就是她关心的地方,不仅是对于实力的关心,还有他怎么杀了那么多人都依然能和她清晰的交流感到惊奇,难道这人就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?

“万人敌?”

云落咀嚼着这几个字,看着张雅,似乎从她眼里看到了一种渴望的色彩。

明明是个很温柔的女子,竟然内心这么暴力。

丝毫不觉得自己心里暴戾其实比谁都大的云落心里腹排着,不过他也有些理解,那么多人中她会是第七十六人做出选择,自然不会是一般人,也有着自己的渴望。

不过不管怎样,他还是说了说自己一场死战下来的经验。

“首先,你要有一定的实力。”云落说道。

“多强的实力?”张雅问。

“至少能面对一定敌人不会陷入缠斗,最好能杀人如割草。”

“割草无双?”

“你要这么说也可以。”

摩挲着光滑的下巴,云落给出个最低标准:“力量最少要能碾压普通人,攻击速度要快到让他们难以反应,战斗经验与技巧不能太粗陋,还有体力要持久,这个是关键,因为你没体力了体力再强也是具不会动的尸体。”

“有点道理。”张雅点点头。

“这种基础实力下还可以有些延伸,比如说一柄能把你攻击扩大的武器,一套能让你无视周围许多攻击的防具,要是有匹让你移动速度大增的战马更好,没错,这都是按古代武将标准来的,但是这也不是重点。”

说道这里,云落眼睛眯起,狭长的凤眸露出丝丝锋锐,显得严肃了许多,张雅也认真听起啦了。

“这些加起来说强也强,但是还远远达不到那种标准。”

云落回想了下自己能追逐数千人的原因说道:“其中最重要的是势,一种无形,却真实的势。”

“杀一人震慑十人,原本我也以为这也就是种心理罢了,直到先前……”

云落忽然停下,看着张雅问道:“你猜猜,我的实力倒地多强,如果他们全部死战不退的话,我能杀多少士兵。”

“额……”

没想到被云落问这种问题的张雅愣了一会,随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:“能杀死上百人把。”

上百人,已经很恐怖了,以前要是谁说有人能用冷兵器杀上百人,保准没一个人会信。

但是看到他的那两段视频后,她觉得应该这是个保守估计。

“上百人……”云落摇了摇头。

“七八个精锐士兵披甲持刀聚一起成战阵我就得警惕,三十个普通士兵拿着兵器聚在一起不分散、不畏死,相互配合的攻来我就得逃。”

云落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,直接说了出来,让张雅听的眼睛都瞪大了。

“不用怀疑,如果每时每刻都有好几把武器攻击过来你会怎么样,如果同时十几根长矛刺来,乃至二三十根长矛刺来会怎么样。”

张雅想到那种场面,十几柄长枪一起刺来,貌似实力不强到碾压,没有东西能给自己挡下,或者速度快到能正如标题所说瞬间全部格开,那真的只能等死了。

“所以群战中需要不断的移动,你可以正面冲锋,可以分割他们,可以拉开距离,但不能让自己被包围、堵死。”

“因为那时候如果你不能刀枪不入又没有穿上铠甲,速度也不能快到同时挡下四面八方的所有攻击,那你就危险了。”

“而如果能不让他们聚集在一起,只去杀那些你能同时对付的敌人,这样你才有纵横战场的资格。”

“当然,这只是下道,投机取巧总有弱点,不如堂皇碾压。”

“如果你能做到同一时间碾压周围数十人,并能坚持一场战斗下来,那你就是当之无愧的万人敌,当然这是以最恶劣的情况而论。”

“因为那时候哪怕再多的敌人,除了弓箭之类的远程部队,能攻击到你的人也就那么多,你只要体力足够就能一直打下去,千人敌人与万人敌都只是你体力的差距。”

云落连续的说着,张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其实这也只是云落想的一些理论,效果在之前实践了一下,倒还不错,只是他发现自己貌似有些偏题了。

“但是这不够,那只是最恶劣的情况,但哪怕你每次只是对付少数人你也迟早会被累死。”

“而势的作用就是把你的影响范围扩大,让你的实力在别人心目中无限制上升,变成怪物或者升格为鬼神,令他们看到你就提不起战斗的欲望,心里被恐惧充斥,人怎么能跟神斗?杀掉敢于冲上来的勇士后,剩下的就是一群绵羊,没有带头冲锋者的绵羊就只敢逃跑,那时候你就能将他们视如游戏小兵一样的肆意屠杀,死到临头他们甚至不敢挥刀反抗。”

其实这个云落一开始也没想到,是他在那战圈中杀了好一会才想起这些理论,才去试着去实施的。

“不过这也只是中道,这是借势,借来的外势总有离开你的时候,而且借势还需要一定的铺垫与切入点,总之就是假的、虚的。而且也有可能出现某个有演讲天赋小兵,在你杀掉他之前他能用一番嘴炮鼓起所有人的勇气,让软弱的羊群变成不要命的狼群,来突然杀你个措手不及。”

云落终于说到了重要点,顿了一下,对她说,“你看第一段视频,我最后一幕像什么。”

“似乎是……”张雅打开视频,仔细的盯着许久,眉头皱了起来。

年龄结构中人数比例最高的是1975—1985年龄段直到过了好半响,她才语气不确定的说道:“魔?”

“我是人,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魔。”

云落问她,她愣住了。

“这只是录像,那时候的场面有着一种这段录像没有的东西,那就是势,我在这个时候领悟了势!”

“不是借势,而是看不见摸不着但真实存在的。”

云落看着趴在自己床上的张雅说道,“别以为这很虚假,来,我让你感受一下。”

正思考着云落话的张雅身体一颤,变得僵硬无比。

她感觉自己已经不是在柔软干净的大床上了,仿佛进入到了她所看这段录像中那个到处是鲜血与尸体的无边战场,而自己正遥遥面对着那个威慑数千人不敢近前一步的云落。

那个犹如魔神般的身影抬起头来,她看不到他的脸,看不到他的眼睛,什么都看不到了,因为她已经被恐惧充斥的大脑一片空白,意识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,眼睛看到了什么她丝毫没注意到。

她毫不怀疑自己如果不是躺在床上,她会直接软倒下去。

根本不是什么自己以为的靠背景和人类心理支撑出来的气势,而是真正从那个人身上弥漫出来的未知东西。

脑子空白了许久,她才回过了神,摇了摇头,耳边就听到了云落的声音。

“接触势一瞬间就让你眩晕20秒了,20秒的时间,想想我可以做多少事把。”

张雅从床上坐起来,有些发呆的伸手在自己身上摸摸。

“你那什么样子,我是那种人么!”

看她那自我检查的样子云落皱起眉来:“我是说20秒可以杀你多少次。”

张雅听懂了也不尴尬,只是温柔的笑了笑。

回想了一下刚刚的感觉,张雅问道,“刚刚那是什么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云落沉思了一下,“这也是我在这一次战斗中突然感受到的,似乎是在战场杀戮中,从自己灵魂与心灵中生出的一样。不同于虚幻的气势,这就像是它的凝聚与升华层次,却有所不同,我将它称为“势“,它应该可以分为精神类的被动光环能力。”

“其实我这次还摸索出了一种杀意,独属于战场上才有的惨烈杀意,这是类似与“势“,却有所不同的东西。”云落看着张雅,声音变得柔和的问道:“要感受一下吗。”

“不不不!”

“我还是不要了,你的杀意我可承受不起。”

张雅连忙站起来向外走去,开玩笑,如果把这些比作精神攻击的话,杀意听名字就感觉比气势杀伤力更强啊,而且云落在那场战斗中鬼知道他杀了多杀人,感受一下他的杀意谁知道会不会变白痴。

“对了,循环战场里遍布杀气,非常恐怖,最好不要轻易进去,普通人进去了撑不了多久,别说在里面和我一样战斗,呆久了真的会疯。”

云落最后还是提醒了一下,免得她进去接受那充斥战场的杀气洗礼,最后成了白痴出来。

宝宝奶粉过敏喝什么
慢性宫颈炎症状
宝宝对奶粉过敏有什么症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