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们不相信那个身穿红裙的人是群子网络

2020/09/23

开始,人们不相信那个身穿红裙的人是群子,后来细看,果真是群子呀,八条颜色各异的裙子展开来,拱卫着躺在中间的群子。里面的群子神态安详,睡着了一般,那一袭红裙覆盖着他的腰腿,在树叶筛下的晨光中,针一样刺着人们的眼。

“我的儿呀,你咋这么想不开呀!”裙子妈哭着奔过来,扑到儿子身上,“好好的地你不种,给你娶媳妇你不要,你咋偏走上这条绝路啊!……”

人们上去将群子妈拉开。一些人就张罗报案、拉棺材。

派出所来人一看,有遗书,有药瓶,属自杀,开了证明,说火化去吧。

2 岁的群子,就被人们抬上车,连家门都没进,直接去了火葬场,随着一缕青烟,奔向了另一个世界。在那个世界里,他会如愿吗?

群子死在一九八七年夏天。据说死前还是有征兆的。头天晚上,他还跟父母说,我给你们唱段二人转吧,你们听一回少一回了。父母以为他过几天还得走,反正也拦不住,走就走吧,早晚得回来,就没太在意,只是有些感伤。

“恩兄啊——

你可愿蜜蜂过岭采花蕊,

你可愿红杏枝头蝶双飞,

你可愿鹿走青山成双对,

你可愿鹤鸣青霄结伴归,

……”

群子唱完一段就回了自己屋。群子妈叹了一口气:“我哪辈子造了孽,咋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孩子?这成天儿子不儿子,闺女不闺女的,可咋整?”

谁知第二天早上就出了事!

“大凡让我们看明白,也不能让他去死啊!”群子娘鼻涕一把泪一把,见着景平妈就扯住不放,“给娶媳妇不要也就算了,好歹你活着呀,怎么就走上绝路了?”

景平妈就劝:“你也别哭了。要我说,群子命里就不是你的儿,他就该是你闺女,是送子娘娘送差了!”

“也是啊,”群子妈止住哭声,“打小我就瞅他跟你家景平这些半大小子不一样:爱跟小闺女玩不说,还总要花衣裳穿。咱做梦也想不到这也是病啊!”

其实,群子妈只知道家里的群子,外面的群子她哪知道呢。

从上一年级起,群子就喜欢跟女孩子玩。无论是跳房子,还是跳皮筋儿,他都是跳得最好的。他跳皮筋儿时,一摆臂,一耸身,燕子一般轻盈,小鹿一般敏捷,总是很快跳到“老脖儿”(皮筋升到脖子部位)。女孩子也不把他当淘气的男孩子看待,下课了就一拉他手:“群子,走啊,跳皮筋去!”

有一回,上课铃一响,大家才想起没上厕所,就放下皮筋儿,一齐向厕所跑。当群子跟她们一起跑出来时,老师看见了,等大家到了门口就说:“寇群,你是男生,以后要去男厕所!”班里哄堂大笑。谁知群子一扬小脸,呼哧带喘地说:“我也是女生啊!”大家就笑成一团。

不过,从那以后,群子就再没去过女厕所,却也不去男厕所。有心细的男生曾跟踪过他:他总是翻过学校的矮墙,独自到房后去,蹲着“办事”。

到四年级时,群子就获得了两个外号——“模范女生”和“大美妞”。有一回,他一进班,同学们都哈哈大笑。原来,他上身穿一件女式的鸡心领半截袖,下身穿一条红裙子,摇摇摆摆地走向座位。见大家哄笑,他一翻眼皮:“我姐的衣服,不行穿哪?”大家又拍桌子又跺脚的,不一会儿把班主任引来了。一见他这身打扮,班主任也笑得捂了肚子,指着他说:“快……快回家换一身男生衣服来!”

他还不干,嘟囔道:“啥破老师,人家穿啥衣服也管!”

下午第一节课,大家都困得不行,个个像小瘟鸡。班主任说:“寇群,你给大家走个模特步吧!”

这回他非常听话,大大方方走到前边,左手叉腰,右手轻托下巴,做了个大家全都没见过的姿式。还没等后醒过来的同学明白咋回事儿,他就屁股一扭一扭地向前走去,走到教室窗前停下来,又是先前那个姿式,仍旧屁股一扭一扭地走回来……班里的房盖儿都要震塌了!

但是,到上中学时,换了学校,群子居然不往女生堆里跑了。一是女生们性别意识增强,基本不找他玩皮筋儿了;二是他也经常受到男生讽刺挖苦,知道再跟女孩子玩是不得体的。

不过,群子像自己的小名一样,非常喜欢裙子。他曾搜集各种有关服饰,尤其是裙子的资料,把它们剪贴在一个红皮塑料本里。他常常痴痴地看这个本子。

第二节是代数课。四十多岁的代数老师非常严厉,常常不苟言笑,同学们背后叫他“老阴天”。老阴天边讲边巡视下面。他发现群子老半天低头看书桌堂,便知道这个学生没用心听讲,于是突然停住不讲了。在全班学生惊目注视下,老阴天快步走到浑然不觉的群子桌边,劈手抓过本子,刷刷翻了翻,又在群子的惊恐中,几步回到讲桌前。

“上课不注意听讲,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!”老阴天啪地一扔本子,粉笔面子就扑地迷了头排学生的眼睛。

“寇群,你过来!”老阴天严厉地叫道。

群子就惊恐万状地蹭过去。

“把这个破本子撕掉,扔垃圾桶里!”老阴天指着桌上的本子,不容置疑地命令道。

“老师……能在几分钟内让玻璃亮光如新”群子的脖筋咕咚咕咚地猛跳起来。

“撕!”

“不!”群子突然抓过本子,连书包都没拿,就冲出教室回了家。

尽管班主任送书包时找过一回,群子还是死活不去学校。

十四岁的群子失学了。没啥干,也没人管,群子成天无所事事。到他十六岁时,爹说,给你买几只羊放吧,总比呆在家里闷着强。群子爽快地答应了。

群子就花枝招展地去放羊。

爹说:“别净穿你姐衣服,放羊满甸子跑,还不给刮坏了?”

“我会小心的。”群子爱惜地捋一下体型裤。

妈说:“你都半大小子啦,整天穿花花绿绿的,看将来谁给你当媳妇?”

“那我就给别人当媳妇!”群子一扭腰,风情万种地说。

望着远去的群子,爹叹了一口气,妈擦了擦眼睛。

在羊倌中,孩子最喜欢跟后屯的朱二孩儿说话。朱二孩儿20岁,养父母前几年相继去世,孤单单地给队里放羊。朱二孩儿一米七五的个儿,身体健壮,有一身蛮力。

公路旁支着一辆破“幸福”摩托。两个穿喇叭裤的小青年,见甸子上有个姑娘放羊,冲着群子背影就喊:“小妹妹,你这羊卖不卖呀?”

没人吱声。

到了近前,刚要再喊,发现回过身的群子有点不对头,就又问:“小妹妹,卖羊吗?”

群子说:“不卖。——我不是小妹妹,是小弟弟。”

“吆嗬!二尾(读“以”音)子!”剃光头的喇叭裤笑道。

“是吗?我摸摸!”另一个喇叭裤淫笑着伸手向群子裆下摸来。

群子哪见过这阵势,一手护裆,一手本能地抡起羊鞭,一下撸着光头喇叭裤的耳朵了。光头喇叭裤左手捂着耳朵,右拳忽地抡过来,当时就把群子打趴下了。

远处的朱二孩儿早就赶羊奔过来,一见群子被打倒,就撇下羊群,大步流星赶到,二话不说,左右开弓,连踢带踹,不到两分钟就把俩喇叭裤打得落荒而逃。

群子脸上挂着泪,却笑了:“朱二哥,还是你有本事!”

朱二孩儿一拍胸脯:“谁敢欺负你,就找我!”

从此,群子和朱二孩儿成了莫逆之交。家里有什么好吃的,群子自然常常给他拿。由于没人缝缝补补,自己又笨手笨脚,朱二孩儿常常衣服露肉,鞋漏趾头。群子向来喜欢针线活儿,就带了针线包,上甸子就给缝上。朱二孩儿说:“群子,可惜你是个男子;你要是姑娘,我拼命挣钱也要娶你!”群子红了脸,叹了口气,说:“我倒想自己是姑娘啊!”

坐着时,朱二孩儿有时盯着群子看老半天,看得群子脸都红了。

“我咋看你都像个大姑娘,眉毛呀,眼睛啊,鼻子嘴呀,哪儿哪儿都像!”朱二孩儿上下打量一番,“身段也像!”

“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个女人!”群子站起来,左手叉腰,右手抻着裤线,优美地转一圈儿,“穿上漂亮的红裙子,在大街上这么一走,多美呀!

“是呀,你穿上那样的裙子,肯定老漂亮了!”朱二孩儿也不禁神往起来。

“我一定攒够钱,到上海做手术!”

“手术?”

“对,做变性手术!”群子一脸陶醉,“做了手术,有了女人的一切,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穿上各种漂亮的裙子啦!”

“行,我支持你!”朱二孩儿一挥拳。

直到包产到户,群子也没攒够去上海做手术的钱。

朱二孩儿结婚了,女人是个塌鼻子。

群子一连三天躺在炕上。

“朱二哥,你怎么能结婚呢?”群子蒙着被子,泪水哗哗流下来。

有一回来阵急雨,尽管有雨具,俩人都浇湿了。雨过天晴,太阳热热地照过来,朱二孩儿就脱了衣服,摊开晾在草地上。阳光下,朱二孩儿的胸腱肉一块块鼓起来,颇有大力士的味道。群子痴痴地看着,忍不住伸手去摸。一摸上去,群子的全身就刷地似通了电流一般,不禁哆嗦起来。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呀,仿佛池水一波一波荡漾开来,又一波一波返回岸去。

“我一定要做个女人!”群子在心底坚定地说,“跟朱二哥天天生活在一起,多有安全感呀!”

可是朱二孩儿却结婚了!群子一拳一拳地捶着炕。但群子很快原谅了朱二孩儿——人家是个真正的男人,终归是要娶女人的,自己还不是女人,凭什么要人家等你?

群子妈终于从儿子的梦话里,获知了朱二孩儿结婚的事。她以为儿子不起炕是想媳妇了。那好办,托人介绍就是了。可是,把这个想法跟群子一说,群子立刻尖声喊道:“我这辈子都不娶女人!——我要做女人!我要去上海,我要做变蔡少芬称:张晋原来已经一早准备好惊喜礼物性手术!”

没有谁能阻止群子去上海。这一去就是三年。顺山屯的老老少少都不知群子在外都干了什么。这次回村里,群子给人的变化有两处:一是女人气息越来越浓。走起路来,大耳环叮叮当当,嘴唇子红润鲜亮,香水味直呛鼻子;二是会唱几段二人转。他唱二人转时,都是唱女角的词儿,举手抬足,顾盼生姿,全是女人的风韵。

“这个群子,男不男,女不女的,像个妖精!告诉孩子,千万别往他跟前凑!”老婆婆们絮絮叨叨地告诉儿媳妇。

“听说要做变性手术呢。啊呀,不光在那里割一刀,还要做假 ,恶心死啦!……”妇女们嘁嘁喳喳。

“公鸡打鸣,母鸡下蛋,天经地义。男人偏要做女人,真是不可思议!”男人们自然嗤之以鼻。

……

但是,谁会想到他会自杀呢?

这样的一个人,年纪轻轻地就死了。

傍黑天,村口小卖店又聚满了人。对于群子的自杀,大家自然议论纷纷。

“啊呀,在外面不定受了多大委屈,要不哪能……”

“是啊,都说他在外头唱二人转,并没在上海。”

“我看遗书了,群子春天去了一回上海,说手术费太昂贵了……”

“准是攒不够钱,心一窄,就……”

“女人遭的罪还不够?群子偏偏想做女人,真傻!”

“这人哪,心迷一窍时,解开难哪!”

“听说泰国的人妖就是男人做了变性手术,总得打激素,三十多岁就死了……”

“谁不都得死?——只可惜了那些花裙子,啧啧……”

共 94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寇群死了,开始,人们不相信那个身穿红裙的人是群子,后来细看,果真是群子呀,八条颜色各异的裙子展开来,拱卫着躺在中间的群子。里面的群子神态安详,睡着了一般,那一袭红裙覆盖着他的腰腿,在树叶筛下的晨光中,针一样刺着人们的眼。文章一开头就交待了事件的结果,引领读者进一步看下去。这是一部性倒错的故事,年青的男子人们叫他群子,他也和这个名字一样喜欢裙子,他喜欢男孩儿,喜欢用女声唱戏,喜欢穿着女式的衣服……总之,他心心念念的就是在有生之年做回女人,可他的“奇谈怪论”还有“古怪行为”遭到家人和周围人的一致打击,他整日生活在不被理解之中。最终,他采取了最残忍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……小说写尽了一个与世“格格不入”人的生存状态,其实现在这些,都应该得到人们的谅解,因为这种性错并不是他的错。问好作者,。:锦妤

1楼文友: 15:55: 1 寇群死了,开始,人们不相信那个身穿红裙的人是群子,后来细看,果真是群子呀,八条颜色各异的裙子展开来,拱卫着躺在中间的群子。里面的群子神态安详,睡着了一般,那一袭红裙覆盖着他的腰腿,在树叶筛下的晨光中,针一样刺着人们的眼。文章一开头就交待了事件的结果,引领读者进一步看下去。这是一部性倒错的故事,年青的男子人们叫他群子,他也和这个名字一样喜欢裙子,他喜欢男孩儿,喜欢用女声唱戏,喜欢穿着女式的衣服 总之,他心心念念的就是在有生之年做回女人,可他的 奇谈怪论 还有 古怪行为 遭到家人和周围人的一致打击,他整日生活在不被理解之中。最终,他采取了最残忍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小说写尽了一个与世 格格不入 人的生存状态,其实现在这些,都应该得到人们的谅解,因为这种性错并不是他的错。问好作者,。:锦妤 我的江山,我的梦想。

2楼文友: 15:56:26 这样的人肯定是孤独的,还有多少人挣扎在这些不被理解的观念中,试想,如果我们身边有这样的人,我们能否也宽容一些 我的江山,我的梦想。

楼文友: 08:07: 0 谢谢社长理解!感谢精心!

4楼文友: 09:41:04 杀死群子的是那世俗观念。

问好作者!

回复4楼文友: 10:07:58 山间净月看得准!一语中的!

驻马店治疗白癜风去哪里
尿酸偏高的原因
汕尾专门治牛皮癣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