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灵诀第九百零一章仙术修成网络

2020/09/22

神灵诀 第九百零一章 仙术修成

落星感受到木名散出的波动,不过被那黑色的大鼎隔绝,她目中闪烁,似乎打算强行挣脱木名的束缚,不过看着那黑色小人似笑非笑的笑容后,她停止了一切念头,她感觉那小人似乎就在等着自己反噬木名,只是她害怕了。

一念及此,看向那雷鼎化为的光幕,眼中顿时有幽怨。

此人手段高明,即便是在仙族的地域中也敢修行,实在匪夷所思。

此时木名正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,虽说是神道中人,但是仙族的文字木名也能看得懂,神识蔓延,彼此共鸣,都是天地之中的大道的理解,不过是推开另一扇大门,见识新的天地,此时木名正在浏览这新天地之中的景物。

现在木名做得到便是一遍遍烙印这些仙族的符文,呼唤天地中的规则,彼此共鸣。

当初曾修行王元的仙瞳之术,已经有些些许心得,此时触及这些文字,自有一番新的感悟。

天灵台中,两种文字出现,彼此碰撞,最后有擦出火花,木名挥手,其中一道分身将全部修为封印,自主触及这些仙族修行经文,不多时,体外缥缈,雾气浓郁,不时电闪雷鸣。

“这是三灾九难出现的征兆,或许可以加入我自己的理解。”

一念及此,诸多分身都开始接触这些经文,木名更是念头闪烁,分出无数化身。一个个虚影飘忽,开始发出自己的神念。

雷击木幻化的光球内,木名的气息突然躁动起来,落星察觉,心中暗自警惕,不过随即面色微变。

“此子好大的野心,除非是读经书万卷,否则难以走出自己的路,只是即便是在神道之中也不可能接触其他族群的经文吧!”她自语,只是又感觉惋惜,若是木名真能成功,或许她也就认命了,但凡能将所学熔于一炉走出自己路子的存在,在那里都是明珠。

仙族中有十多岁少年自我开辟经文,不过走到最后的很少,只是哪怕是能够走出一小段路子,也足以让仙族中一些老人开怀,他们不是看中这些经文,而是看中了这些人的潜能,他们不拘一格,不将自己束缚在某个体系中。

而在神道中,除却神灵经外,无论是东胜还是其他族群,也几乎如此,几乎都是走自己的路,现在又是大融合,成就神道正统,万法同归,万灵可修!

神道和仙族虽然对立,不过也有共鸣,正如此时木名所修,虽然不是仙族之人,但是接触这些经文却并无排斥,甚至可以说其他人和一众生灵但凡通灵都可修行。

这便是经文的可贵之处,聆听者,皆有所悟。

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雷击木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木名一人独自坐在地面,不过身躯缥缈。

落星也不知木名状态,只感觉木名气息如潮水,时而汹涌而来,时而又急速退去。

只是,奇怪的是她所但有的却没有出现。

修行之时,夺去天地之力,改变规则为己用,会引起天地注视,从而降落三灾九难,只是在木名这里似乎不存在,一切水到渠成一般。

这让落星费解,她只感觉木名的修为在节节攀升,而在木名周围不时断乳白色火焰,还有莫名的血液出现,不断落入眼前这具化身之中,而这化身的容貌似乎也发生改变。

“这只不过是五行之体,难道真的这么容易操控?”她不解了,不过不要紧,只要木名苏醒,她就会厚着脸皮询问木名的修行之法,因为不久之后,她的三灾九难就要来了,这也是她迟迟不敢突破的原因,因为那时候若是生死,即便是元婴能逃遁,她也将很长时间内虚弱,而且将耗费漫长的岁月熔炼自身所得的肉身。

对于很多仙族修士而言,他们并没有如同神道修士一般注视自己的身躯,神道修士若是不懂夺舍之法,基本肉身毁灭,留下元神也活不了多长,即便是懂的夺舍,除非是夺舍精怪或者是草木生灵,否则反噬也是不断。

而在仙族,夺舍之法极为完善,几乎很多人读过三灾九难之后,原本的身躯也就不能用了,只能寻找新的炉鼎,对他们而言,某种程度而言,只不过是庇护元婴的地方。

自然也有人鄙视此法,反而将肉身看的极其重要短期对玉米期价冲击很大,因此在渡劫之时会采用很多替死之物。

而在仙族之中,这样的人也不少,很多人会传下此法,比如傀儡之物,将元婴的力量分出出一缕,寄宿在傀儡之中,试图蒙蔽天劫。

总而言之,仙族之中道法也是无数,这也是木名能轻易购得仙族之术的缘故,只有仙术太多。

落星离去了,有人在传唤,不过她领走前布置了禁制。

木名倒也不担心她会如何,自己的一缕一只还在她体内,但凡有所不妥,木名直接抹杀,至于逃遁,木名此时有七成把握。

在落星离去之后,木名才散出自己的气息,眸子睁开,有血芒闪烁,若是王元再次,定会震惊,木名居然修成了天王瞳!

目中神通酝酿,仿佛眨眼间便能杀人!

趴在一边的血色大狗睁开看看木名,有些疑惑,又继续打盹了。

木名感觉到自己的修为逐渐突破,木名连续吞服丹药,不断改变这身躯的体质,五行灵根和神道中的五行灵体没区别,都是杂灵根,不过对其他人或许如此,对于木名则不是,五行风雷,木名都涉及,此时着身躯最是合适不过。

一番祭炼,元神分出的一缕魂光也不断壮大,倒是不担心这身躯会反噬,以为此人早已死去,不存在残留的意识,倒是木名担心自己的这一缕魂光是否会有自己的独立意识,最后夺舍本尊。

不过也只是想想,一般分身反噬的存在都是心中杂念太多,内心矛盾又多有自怨之气,分出的念头便有独立自主的味道,倒是自己似乎没有如此。

轰!

也不知过去了多久,木名体内的修为如江河奔涌,弥漫四肢,周围的虚空轻轻颤动,木名的那魂光终于不再雾化,而是变成拇指大小的小人。

木名一见,颇为可惜。

“终究不是本尊灵魂全体,罢了!”木名自语,随后默默诵经,顿时间脑后无魂黑雾闪烁,其中无数印记飞舞,都是光点。

这些都是木名手中亡魂留下的残念,旁人不可见,唯独木名涉及心灵愿力这才可见到。

“尔等和我的因果也算是告一段落,往后,你们便融入此身,当是再活一场!”那些光点顿时变白,黑雾也变成白雾,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改变,木名只感觉灵魂顿时轻盈,似乎解脱。

木名有所悟,“以往听闻有人杀人无数走火入魔,原来是亡魂寄宿体内,和本身共生一世,彼此对立,我修行心灵之力,这才剥离,不过也算欠了他们一世,这一世便还了罢!”

那些光点融入小人之内,小人如得到滋补,逐渐壮大!

不过却在此时,却有刀剑之声传来。

太极集团董事局主席李阳春参加第五届双品汇“品领时代”主论坛并探讨
鹰潭较好的白癜风医院
小孩肠绞痛的症状